情牽格凸河

發布日期:2012-07-19 編輯:陳紹美 來源:黃果樹旅游網 作者: 趙明 點擊數:604 [復制文章地址] [我要打印]

格凸河這個名字首次刻入我的腦海是在20多年前。那時正在師范讀書,每當夜深人靜,寢室的一位同學就會給我聊起他家鄉的格凸河,聊起那里山的壯美、水的靈動、洞的神秘、湖的秀麗,他那眺望的眼神和陶醉的表情給我印象極深,在他的描述中,格凸河是一個荒無人煙又極富詩意的地方,是一個仿佛只有神仙才配居住的仙境,我從此有了一個向往,一定要去探訪格凸河。

在參加工作的歲月里,工作的壓力生活的瑣事從沒有讓我淡忘過格凸河,拜訪她的誘惑卻越來越強烈,也許是真的有緣,1995年初冬,我與入幾個盆景愛好者無意間闖進了格凸河。

黃果樹瀑布

壩寨村距紫云縣水塘鎮十公里,一條寬3米的泥沙路向大山深處彎曲延伸,我們三人從水塘驅車前往,一個個山峰不時溜到我們車后,冬日的村落沒了景致,很是寧靜,一路顛簸,很費了些周折,吃了些苦頭才來到壩寨村子。我們要看的村民韋云栽種的盆景就在壩寨村西口的田里,全是榕樹,樹樁形狀過于平常,且要價高,大家看后就沒了興趣,同行有人提意要急著往回趕。村民韋云說:“前面就是格凸河,風景好,去看看?”,我心喜若狂,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,想不到期盼已久格凸河就在眼前了,我急忙叫道:“去,去,當然去”,在村民韋云的帶領下,我們翻越一座小山崗,格凸河就呈現在我們的眼前了。

初冬的格凸河靜靜地流趟著,像一條藍色的飄帶鑲嵌在二座巍峨山巒腳下,見不到農舍看不到羊群,河岸兩邊卻是一片蔥綠,山巒在點點紅葉點綴下,顯得更有生機,我們乘著一葉小木舟逆流而上,河水碧綠清澈見底,河底的魚蝦悠閑自樂,野鴨成群結伴嬉戲,觸手可及;抬頭仰望,兩岸風光多姿多彩,在這被綠色浸染過的山巒里,蘭草漫山遍野,喀斯特錐峰、陡巖、怪石、峰林、翠竹掩映在茂密的山林里,遠望不時有一兩只小猴在陡峭的懸崖上跳躍,待你凝視時它又在叢林深處消失得無影無蹤,大家都被突然到來的景致驚呆了,都屏住呼吸盡情欣賞大自然賜予的恩惠,深怕驚動這些大山里的“主人們”,盡管我們小心翼翼,但我們到來還是打擾了它們,船底下的魚蝦一群群地迅速躲進魚洞里,河岸邊的白鶴騰飛而起,敏捷地向山頂飛去,撐船的苗家小姑娘好像看出我們的心思,輕輕地劃著小船,水繞山行,小船悄無聲息地行駛在連綿的峰林中,沿途美不勝收的奇峰陡巖、峽谷飛瀑,讓我們沉醉,讓我們神迷……不知不覺間,船已行抵大河苗寨。

在格凸河岸邊望去,大河苗寨三面環山,房舍依山而起,大多建在半山腰,木竹編成,高聳的山崖上懸掛著許多懸棺。除了格凸河邊上能夠見到幾塊水田外,整個村落全都被翠竹樹林掩蓋,看不到人居的印跡。據韋云介紹,大河苗寨有10來戶韋姓苗民生活在這里,他們世代靠捕魚、打獵為生,除了與外界交換些布、鹽等生活日用品外,幾乎與外界不相往來,政府的移民工程曾讓他們整體搬遷過,由于不適應山外的生活他們又搬了回來。大河苗寨除了船能夠到達,唯一能夠進入村子的通道就是格凸河險崖陡峭上不到1米寬的山路。我暗嘆:這不是現實版的世外桃源嗎?此時已過午時,林子里不時傳來雞鳴聲,幾縷炊煙從樹林間裊裊升起,喚醒了我們的轆轆饑腸,大伙一致提議下,韋云就帶我們進了村。穿過一片密林,爬上半山腰,我們來到他認識的一戶苗族農家。這家一共四口人,居住在一間用竹子編的小茅屋里,走進草屋,屋里坐著一個壯年男子,我們的突然到來他顯得有詫異。韋云與他搭了幾句苗語,他臉上露出了微笑,立即生火煮飯。只見他利索地在茅屋底下用魚網在水池里撈了一下,撈起活崩亂跳的10多條小魚;又從火坑上取下一塊2、3斤重的臘肉,放進大鍋里煮著,不到30分鐘,大塊的臘肉,大碗的鮮魚、大碗的野菜、大碗白豆腐和大碗玉米飯端到桌上,因為太餓了,大伙圍坐一團狼吞虎咽起來,一會兒就吃了個精光,我們拿出點錢謝謝這個苗家漢子后,在韋云的帶領下我們繼續前行。

從大河苗寨南行約500米,翻越二座大山,站在山崗上向下腑望,終于看到了天池,天池四面環山,松柏矗立,猶如一面鏡子映在綠樹叢林中。這是一個喀斯特地貌造就的天然湖泊,湖水會隨時間的變化變換不同的顏色,又被稱為“天賜之湖”。 據韋云說:天池比大河苗寨村高出約百米,枯水期湖水不會干涸,豐水期水漲到消水洞水位會自然排泄,所以水不會漫出,這里水質很好,去污能力強,村民們經常聚集到這里洗衣服。天池的水碧綠清澈,清風吹來松林陣陣,但天池的水面卻不起波浪似凝固了,水面上搭有一間小茅屋,是打漁人夜間守魚的釣臺?是哪位“高人” 隱居處?是打獵人臨時住所?也許……,我們猜想無法得到證實,就連村名韋云也說不上來,大伙正議論紛紛,說著說著,天池的顏色就在我們眼下開始變化了,時而似碧玉沉放在那兒蔥綠醉人,時而泛紅像剛睡醒后的少女臉頰惹人喜愛,時而幻化為澄黃像金燦燦秋色,沒過多久又回復原色歸于平靜和自然,我們都被天池突如其來的變化震驚了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探討著這變化的緣由,大伙都不得而知。韋云說:“我們趁早回去吧!天池周圍常有狼和野豬、豹子出入”,我有些詫異,這里還有狼?還有豹子?還有野豬?我無法不感到意外,多少年了,我差不多把狼和豹子這種動物給忘掉了。至于的野豬,小時聽大人們說野豬攻擊力不強,還算是溫順的動物。此時太陽已經落山了,我還真有點擔心,生怕碰到那些狼和豹子、野豬。據韋云介紹,前幾年這里曾發生過狼傷人的事,一個打漁人在回家的途中與一只狼撞上了,漁人一只胳膊被狼嚴重咬傷過,聽著聽著不由得在我的內心對這些淳樸、善良、熱情、好客山里人產生了深深的同情與尊敬。

乘著小木船沿路返回,撐船的依然是那位苗家小姑娘,夕陽照著她羞澀的面容,長長的辮子,窈窕的身材,吱吱的槳聲,讓我們感動極了,不一會兒,我們到了岸邊。冬日的殘輝酒在河岸上,把我們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,大伙拿了點錢想對小姑娘以略表心意,但都被苗家小姑娘婉言謝絕,小姑娘低著頭小聲地說:“歡迎你們在到我們這里來玩”,然后微微一笑,撐著船在河面上飄然而去,我們向著她遠去的方向不停的招手,招手……在回壩寨村的路上韋云介紹說,這條河下游還有一個燕子洞,格凸河水流到燕子洞后就消失了不知去向,中國和法國的洞穴專家前不久到這里考察,從燕子洞暗河潛入里面去過,發現里面還有一個足有10個足球場大的沙灘,由于地形過于復雜危險專家不敢再往前考察,格凸河水究竟流向何方不得而知。成千上萬只燕子常年筑巢在燕子洞里,當地農民每年春天都有要到洞里聚積燕子糞便種莊稼,風景絕美。只可惜天色已晚,大伙急于趕路,所以沒有一睹燕子洞的芳容。

光陰荏苒,十多年又過去了,當年淳樸羞澀的小姑娘想必為人妻母,格凸河的天還那么藍水還那么綠空氣還那么清新嗎?山里的野狼、豹子、野豬、小猴、是多了還是少了?那里的一切都牽掛著我的心,寄托著我的情,如果有機會,一定要故地重游,再去一次格凸河,去看看那里的山,去看看那里的人,去拾回我遺落在那的里不了情…… 

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文章僅限于分享,非商業用途,如有侵權請聯系及時刪除

Copyright ? 2009-2018 www.407174.tw 黃果樹景區官方網站 版權所有 支持單位:深圳鼎游

地址:貴州省安順市黃果樹風景名勝區

黔ICP備15014763號 網站經營許可證:黔B2-20090053

最佳瀏覽器:IE9+, Chrome 8+, Firefox 3.6+, Opera 10+, Safari 4+

安徽快三开奖预测 ag电子游戏根据什么放分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捕鸟达人 v1.0.2 im平台选择 亿客隆 卡五星麻将机怎么调84 mg视讯怎么样 九州彩票官方网站-点击登陆 2021海南环岛赛程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网址 博彩的ag和ds有什么区别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重庆百变王牌现场开奖结果 企业管理需要管理什么 甘肃快3开奖电视走势图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开奖查询